Lady Gaga:我会为我的倔强受伤,但不会为此后悔

  • 时间:
  • 浏览:22
  • 来源:大众娱乐传媒网

首先声明,标题中的那句话不是Gaga讲的,只是认为最适合形容Gaga的一句话。每个人心中的Gaga都可能不一样,她可能是视觉系时尚先锋,可能是动感的舞曲天后,可能是唱着星诞中抒情曲的芭乐天后。这些都是她的不同侧面,而贯穿这些侧面始终的,我认为,是她的倔强。

对于她的倔强,粉丝心中早有认识。比如她硬是要在《Born this way》之后打《Judas》,导致电台缘就此败坏,直到《Shallow》才稍微救回一点。还有她想要将《Aura》作为《Artpop》(人称“二炮”)首单等等一系列打单上不看市场只看自己艺术表达需求、最后效果不尽人意的操作。

她似乎也从自己的倔强中学到了一些“教训”,所以在二炮失利后,她将自己艺术人格强烈的表达欲放在一旁,摇身一变成了老少咸宜的“老年艺术家”。从和托尼老爷子合作《Cheek to Cheek》,到《Joanne》唱着村味十足的流行,再到星诞中脱下自己的演出服唱着芭乐的抒情天后,她似乎把自己倔强和张狂的一面收了起来,只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些许。

比如《Million Reasons》中:“I've got a hundred million reasons to walk away, but baby I just need one good one to stay”

纵然被伤害无数次,仍是不愿离开,从经济学止损的角度来说,这一点都不理智。

还比如《Shallow》中对现代社会某些病症的轻描淡写,她用歌曲问自己,也问听众,

“你在这个现代社会里快乐吗”

“填补自己内心的空虚让你感到疲惫了吗”

“在感觉尚好的日子里我渴望改变,在感觉糟糕的自己里我连自己都害怕(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感受?)”

光这些灵魂发问还不够,她接着跟你说,要飞离浅滩。在众人自甘堕落而逐渐习惯这样的生活的时候,她还一个人倔强地保持着自己的清醒和意志,并且想要拉上你一起。


尽管很多Gaga的粉丝将她视作一个流行舞曲天后,但实际上舞曲不过是她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在她的职业生涯里,她一直在选择最能让听众明白自己所表达的是什么的方式。

出道前她出了张摇滚专却鲜有人问津,她便在嗅到流行舞曲的浪潮后毅然决然把自己包装成了个舞曲天后,尽管她的舞曲实际上还是以摇滚为内核。

当她发现倾注她全部心血的二炮遭遇墙倒众人推、无人能理解的时候,她把自己身上的那些个前卫的、精巧设计的表达都剥了下来,开始唱些老道的东西,这些东西也一直在她的血液中,她本身就有很好的古典乐和学院派底蕴,对她而言爵士、抒情这些信手拈来,只是她之前不屑于用。

当她发现人们似乎开始把自己定性为一个唱着抒情乐的歌手,她又回归舞曲流行,开始说在抒情芭乐里没有说尽的东西。她在上个十年里说了太多的故事,也为自己的野心碰壁,碰了壁后仍接着说,直到苦尽甘来。而她似乎也没有太过珍惜这份难得的甜,一下子便开启了新的故事。

当然,这个故事也没有那么新。尽管艺术造型和音乐风格再度大变,专辑中也尝试了以往的舞曲专辑中没有尝试过的元素,但《Chromatica》一专中仍是那个令我熟悉的Gaga,她的艺术人格和表达需求始终未变。

她依然渴望逃离,渴望一个梦境和世外桃源。比如《Alice》中她唱到她不断寻找wonderland,渴望自由、渴望摆脱束缚,并说道自己的无比煎熬。这是《Born this way》和《Artpop》的延续,前者渴望在黑暗中找到自我、找到救赎,后者却困在自己的天赋和躯壳的冲突,渴望被发现、渴望被聆听。

她依旧说着自己的需求,要求对方正视自己的需求,尊重自己。这点在《Plastic Doll》中体现的最明显,她不希望任人摆布,被人看成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这也是她为什么没有延续《The Fame》的口水歌路线,这也是她为什么在商业和自我需求面前“倔强”地选择自我需求,尽管这让她受了不轻的伤痛。

她依旧不安地渴望着幸福。在玩乐中她始终有一个危机感和倒计时的悲壮感觉。比如《Fun Tonight》中她觉得自己不够尽兴,似乎是对《Gypsy》歌中那个美好的“tonight”的无情揭示。还有《Enigma》中“我们可以相爱,就算只有一晚”,仿佛自己面临的是终结一般。这种危机和不安感仍然充斥着她的作品,从《Dance in the dark》中“当他看过来,她崩溃“这种毫无主动权的脆弱感觉,到《Hair》中那个无助的孩子,再到《Diamond Heart》中被伤透了心愤怒的赤子,她始终有着这种不安。她对幸福和快乐有着清晰的警惕,害怕一瞬间便一无所有。


这种不安让她渴望救赎。为了救赎,她尝试了很多方法。

她化身成怪物,用迷恋和痴迷来代替内心的恐慌和空缺,比如《Bad Romance》“渴望爱又渴望复仇”“如果不能爱便要毁灭”的感觉和《Telephone》在听到男友要分手后自己假装先分手的逞强(这点和后来蕾哈娜的《Needed Me》有异曲同工之妙)。

再到向黑夜寻找慰藉,有着“如果我看不见自己的伤痛,那么自己的伤痛便可以暂时忘却”的味道,于是她穿上战袍嫁给黑夜,在荣耀的边缘舞蹈。她在采取了更主动更强势的姿态,《Born This Way》说着自己天生如此,《You and I》不再是乞求到多了战士凯旋而归的味道。

当遭到二炮时期毁灭性的打击时,她开始从家人、从宗教找安慰。《Joanne》中牵起我的手不要放开,唱着对方不应离去。《Million Reasons》中跪下期待,还有《Angel Down》中和天使为伴。这是一个人绝望和伤痛到极点才会做出的本能反应。

还有《Chromatica》中和大姑妈合唱的《Sine From Above》中那段煞费苦心的告白,她似乎一直都在寻找那份安慰和稳定。

这些感情从何而来?

从她的家庭而来。作为在美国生活的意大利裔,她和她的家庭自然能够感受到那种一无所有来到一个新的环境受到排挤,需要不断奋斗不然怕幸福转瞬即逝的焦虑感。

从她的童年经历而来。她多次说道自己受到排挤、歧视和侵犯的不堪往事,作为一个局外人、一个misfit,这种始终渴望融入、被接受、被认同的感觉无法脱身。

她的音乐灵感很大程度上来自美国蓝领代言人Bruce Springsteen,而Bruce Springsteen的歌中最多的便是那一无所有的人倾其全部冒险拼搏的故事。Gaga在btw期间接受MTV的采访时说到,自己学会在钢琴上弹的第一首歌是《Thunder Road》,而她的父亲每次听到这首歌都会泪流满面。

Thunder Road》讲述了一个怎样的故事呢?其内涵之丰富,我无法用简短的语言概括。简单说来就是,歌曲主要讲述了一个人在离开自己的家乡时和自己喜欢的女性想要留下难忘一夜的故事,歌曲中的激动、留恋,还有渴望离开、自由、幸福、出路的心理,都在字里行间中显现。尤其是最后一句,“这个小镇里充满了失败者,我要从这里离开去胜利”,昂扬的调子中人声戛然而止,转向激情澎湃的器乐。这种感觉,她懂,她的父亲懂,每个渴望改变和幸福却又受到现实的阻碍的人都懂。

她的倔强也在于此,有太多的话曾经无法说出,有太多的话说出了却不受重视。所以她用尽全身力气去表达。


专辑中仍有许多令人欣喜的转变,让人看到她似乎和自己、和生活进一步和解,离幸福变得更近。

她开始拥抱自己的全部,包括自己的伤痛。《Free Woman》中她唱到“我清楚自己的渴望,别再反抗”,《911》中拒绝一味地痛苦,《Rain On Me》中拥抱自己的伤痛,还有那些伤害自己的东西。

她似乎离自己苦苦寻求的救赎更近了,这点在《Sine From Above》中尤为明显。

那个自信而张狂的她也回来了许多,尽管还是有些战战兢兢。比如《Babylon》这种充满霸气和自信姿态的圣歌,甚至《Stupid Love》也算(虽说我不是很喜欢《Stupid Love》,可能是Gaga职业生涯最弱的首单之一,但专辑中似乎最适合当首单的也就这首了。她一直是个斗士,从《Born this way》开始,这一姿态和事业似乎永远不能从她的生命中缺席,而她还会和我们讲这些倔强的故事,一如既往。


猜你喜欢

《上传》:“永生”的代价你付得起吗?

亚马逊发布了新剧《上传/上载新生》(Upload),这是近几年美剧里,又一部讲“身后事”的故事。相似题材里,《善地》(TheGoodPlace)已然成为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质量作

2020-08-13

《大帝》:“戏说”可以这么彻底放飞吗?

一部讽刺喜剧《大帝》(TheGreat),这部电视剧看完真的很让人无语啊。这个“无语”完全不是坏话,只是疑惑于本片的目标观众到底是哪些人。本片讲的是俄罗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冠以“

2020-08-13

《蝙蝠女侠》要换人?美剧换角知多少

CW的《蝙蝠女侠》(Batwoman)主演RubyRose辞演,本剧第二季将重新找女主角。美剧中一个角色换演员的情况本身出现得就不多,更何况是这种彻彻底底的主角,那是相当罕见的

2020-08-13

《太空部队》:绝不是“太空版办公室”

今天推荐一部大热剧《太空部队》(SpaceForce)。说“大热”是因为本片主创是贡献出了《办公室》(TheOffice)和《公园与休憩》(Parks&Recreati

2020-08-13

《吸血鬼生活》:史上最萌吸血鬼

2014年有一部还蛮有名的喜剧电影,用伪纪录片形式讲吸血鬼故事的《吸血鬼生活》(WhatWeDoIntheShadows)。去年本片同名电视剧在FX开播,第二季刚播完,然后已经

2020-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