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纳哥王妃》:既是人间尤物,也是男人的梦中情人,她的性感,迷倒了整个好莱坞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大众娱乐传媒网

随着第67届戛纳电影节的开幕,电影《摩纳哥王妃》(Grace of Monaco)也揭开了神秘的面纱。这部传记影片由法国导演执导、澳大利亚演员主演,讲述成为摩纳哥王妃的美国演员的传奇人生。电影上映前,议论已四起。格蕾丝·凯利之子——阿尔伯特王子表示“导演忽视了作为子女的他们对所爱母亲的感受”;而普通观众的意见则是:“主演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与格蕾丝·凯利气质全不符合、各自东西。”

如何消解这种气质不合带来的差异感?电影告诉了我们最为简单的方法:形象复刻。在剧中,妮可·基德曼忠实地再现了“Grace Look”,除了大量展示时代风格的时装,还动用戏服制作中的大手笔:复刻珠宝。



1956年,为了向格蕾丝·凯利求婚,摩纳哥亲王兰尼埃三世(RainierⅢ)挑选了一枚镶嵌10.47克拉祖母绿式切割钻石的戒指,出自卡地亚之手。格蕾丝·凯利戴着这枚戒指出演了其职业生涯中最后一部影片——查尔斯·沃特斯(Charles Walters)执导的《上流社会》(High Society)。在两人的“世纪婚礼”上,慷慨的珠宝商卡地亚赠送了格蕾丝王妃许多礼物,其中包括一顶镶嵌了红宝石的皇冠和一条三串式钻石项链,均出现在此后的王室官方肖像中。而在电影《摩纳哥王妃》中,妮可·基德曼几乎完整地复刻了格蕾丝·凯利这一身行头,包括那枚著名的订婚戒指、红宝石皇冠和三串式钻石项链——最为重要的是,这些复刻版古董珠宝,同样出自格蕾丝的“婚礼珠宝商”卡地亚之手。



“复刻格蕾丝”的镜头不止一处。片中一幕,头戴粉色帽子的妮可·基德曼,站在巴黎和平街13号精品店前。这是格蕾丝·凯利生涯中十分重要的瞬间,她在这里向媒体宣布,将放弃好莱坞的演艺生涯,投身家庭与王室义务。妮可·基德曼穿着蓝色的大衣,其上别着一枚贵妇犬造型胸针,这是格蕾丝生前最喜爱的胸针的复刻版,原版制作于1958年。另一枚出现在片中的复刻版胸针为母鸡造型。在一张与公主卡洛琳(Caroline)和王子阿尔伯特(Albert)的合影中,可以看到格蕾丝·凯利佩戴着这枚胸针。这枚胸针制作于1957年,由凸纹金、铂金和明亮式切割钻石组成,搭配凸圆形祖母绿“眼睛”与珍珠母贝和红珊瑚,同样出自卡地亚的手笔。


 母鸡造型胸针和卡地亚复刻版格蕾丝王妃的订婚戒指,除了历史作品复刻之外,卡地亚还向《摩纳哥王妃》剧组提供了很多当代高级珠宝。妮可·基德曼在这一场景中佩戴着卡地亚钻石项链,以及钻石和蓝宝石装饰的铂金耳环。

除了妮可·基德曼扮演的“格蕾丝王妃”,片中的许多角色也装点得珠光宝气。玛丽亚·卡拉斯(Maria Callas)由西班牙演员帕兹·维嘉(Paz Vega)扮演,在片中戴着一条十分打眼的卡地亚祖母绿项链。而对于男演员们,他们展示时尚的方式是佩戴腕表。不出意外的,在饰演兰尼埃三世亲王的蒂姆·罗斯(Tim Roth)和扮演亚里士多德·奥纳西斯(Aristotle Onassis)的罗伯特·林德森(Robert Lindsay)身上,我们看到了卡地亚腕表和配饰。

导演奥利维·达昂(Olivier Dahan)不是第一次拍摄名人传记。实际上,在他所拍摄的电影中,最为人称道的《玫瑰人生》,正是一部讲述法国传奇歌手皮亚芙的传记片。这一次,他并不打算向观众呈现一个脱离现实的童话故事。故事的主线发生在“王子与公主结婚之后”,而且,他们看来远远没有“永远幸福”:兰尼埃三世面临着棘手的政治问题,他的对手是法国人;与此同时,格蕾丝王妃也面临着她的危机——婚姻与身份的双重挑战。实际上,除了电影中人,电影本身也面临着挑战:在开拍前一年,这个剧本被列入“好莱坞黑名单”,被当成是“最不可能拍摄的电影之一”;麻烦持续到上映之时,原本计划2013年上映的电影,却因为种种原因拖到了今年。


不论导演意图如何,在许多观众眼里,这部由“女神扮演女神”的电影首先是一部“时尚大片”。格蕾丝对于风尚的影响,并非只有一只用来遮挡腹部的“凯利包”。直到今天,格蕾丝·凯利依然被看成是“婚礼时尚”的最佳偶像。她与兰尼埃三世的“世纪婚礼”成为某种意义上的模板。在其一生中,格蕾丝制造了太多的“时装时刻”。人们可以从不同时期的打扮中看到格蕾丝·凯利人生角色的变换。在妇女们走向公众打扮的时代,格蕾丝·凯利提供了一个学习样本。即使没有经历过她所处的时代,在观看《广告狂人》这样的时代片时,我们也能感受到这一点。


1954年,身穿伊迪丝·海德(Edith Head)小黑裙的格蕾丝·凯利出现在《后窗》里,是一个经典的“世故女性”形象,与她身边身着睡衣的詹姆斯·史都华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时的格蕾丝·凯利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与好莱坞头号设计师伊迪丝·海德第一次合作。此后,他们还合作了希区柯克的《捉贼记》。实际上,格蕾丝·凯利与好莱坞的许多明星设计师都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海伦·罗斯(Helen Rose)也曾多次为格蕾丝·凯利设计戏服,包括格蕾丝·凯利最后一部作品《上流社会》。至于另一位设计师奥列格·卡西尼(Oleg Cassini),则与之有着更多的故事。

希区柯克称格蕾丝的风格为“性感的优雅”,这是一种暗涌的魅力。实际上,我们所谓的“凯利风格”,是一些看似寻常的东西:白衬衫、米色裤子、经典款大衣、平底鞋、边框眼镜,以及一副精致的白手套。其精髓在于简单,和对细节的注重。格蕾丝·凯利的穿着方式十分常规,甚至可说平易近人。在日常场合,她常穿着衬衫式连衣裙、针织两件套,或者正式的套装;出席晚宴时,她选择优美的晚礼服,在配饰的选择上十分精心。给格蕾丝·凯利加分的,还有她的“天鹅步伐”:腰部以上保持典雅姿态,肩膀略往后扳,头总是抬得高高的。与其说是在“走动”,更像是在“滑动”。

在格蕾丝·凯利主演的电影《天鹅》中,有一句台词:“在平滑湖面上梦一般地滑动,却永远也靠不了岸。她必须停在湖上,保持安静、洁白、庄重。”这句话恰如其分地描述了成为摩纳哥王妃后的格蕾丝。因为特殊的社会身份,婚后的格蕾丝·凯利放弃了所有的演艺事业。其间希区柯克等导演曾向她提出邀约,格蕾丝本人亦乐意参演,却迫于公众压力,最终只得放弃。甚至连外形的改变,格蕾丝·凯利也受到王室的限制。身份让格蕾丝成为真正的“画中人”,她是镶在框中、挂在墙上的艺术品,美丽、永恒却远离生活。

珍妮·李斯特是伦敦V&A博物馆的策展人,曾在2010年策划过格蕾丝·凯利的服饰展。谈到格蕾丝的永恒魅力,她这样说:“格蕾丝·凯利不需要引导时尚的新方向,她是精雕细琢的一帧画像。她永远保持着神秘光环——并且,因为没有新作问世,这种神秘永不消褪。她成了一幅速描,一个符码——不同于奇装异服和过度性感,经典与内敛永不落于流行。”

在妮可·基德曼之前,扮演过格蕾丝·凯利的是谢丽尔·拉德(Cheryl Ladd)。这部名为《格蕾丝·凯利》的连续剧拍摄于1983年,即格蕾丝车祸去世的第二年。如今,关心这部传记连续剧的人甚为寥寥。在这过去的30年间,似乎也没有人愿意再跳出来“复刻格蕾丝”。


扮演玛丽亚·卡拉斯的西班牙女演员帕兹·维嘉在影片中佩戴着珍珠、钻石与祖母绿装饰的铂金项链,钻石、缟玛瑙和祖母绿镶嵌的铂金耳环,猎豹戒指等卡地亚高级珠宝

格蕾丝·凯利是“好莱坞梦”的化身。1951年,22岁的格蕾丝·凯利被加利·古柏发现,出现在电影《正午》中,与这位大明星演对手戏。崭露头角后,年轻的格蕾斯获得了更多的与大明星对戏的机会,如克拉克·盖博和艾娃·加德纳。此后,格蕾丝·凯利得到了希区柯克的赏识。1955年是格蕾丝·凯利的幸运年,她赢得了奥斯卡奖,在“最佳着装榜”上也排名第一。在早期的电影中,格蕾丝展示了“冰与火的魅力”,这不仅俘获了观众,也令服装设计师对她好感大增。“她用同样踏实的态度挑选剧本、导演和服装,并且永远正确。”服装设计师伊迪丝·海德说。

人们经常将格蕾丝·凯利与杰奎琳·肯尼迪进行比较,她们出生在同一年,拥有相当的头衔,并且钟爱同一个造型师。1961年,兰尼埃王子夫妇在白宫与肯尼迪夫妇会面,被称为“两大女神的交锋”。从历史照片上看,在这次角逐里,格蕾丝更胜一筹。实际上,杰奎琳·肯尼迪是个天生的“上城姑娘”,这与她显赫的家庭背景有关;而来自费城名门的格蕾丝,初到纽约之时,却并非人们想象的那么出彩。劳拉·克拉克(Laura Clark)是《Happer'Bazzar》杂志的编辑,在20世纪50年代早期与格蕾丝·凯利结识。在她的回忆里,格蕾丝打扮“相当保守”;而设计师奥列格·卡西尼,对于格蕾丝的评价更是不留情面:“布林茅尔学院范儿”,尽管此时他正在与凯利约会。但格蕾丝·凯利最终蜕变成为最为优雅的“天鹅”——这与设计师、摄影师、造型师及好莱坞造梦体系的共同努力不无关系。

那么,同样的体系能否复制一个格蕾丝?多数人的回答是“否”——“她完美无缺,不可复制”。传记作家罗伯特·雷西(Robert Lacey)称格蕾丝·凯利为“特殊美的原型”,与奥黛丽·赫本一样,“她们是明星体系的终端,比既往者和后来者都要美丽。在我们的潜意识里,总认为新一代的美丽里有人工的成分存在,我们往往不相信自己见到的这些面孔,但我们相信自己见到的格蕾丝”。所以,当我们看到任何一个企图“重塑经典”的举动出现时,我们的第一反应很可能是抵触的。


不知是有意为之或巧合,在《摩洛哥王妃》开拍的2012年,正值格蕾丝·凯利逝世30周年。在妮可·基德曼之前,许多人被视为格蕾丝的理想人选,如:格温妮丝·帕特洛、查尔斯·塞隆、凯特·哈德森,以及“一月姐”詹纽瑞·琼斯(January Jones)——她在《广告狂人》里扮演的贝蒂被看成是电视剧版的“复刻格蕾丝”。但最终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格蕾丝是妮可·基德曼。这场“女神COS女神”的结果究竟将如何,各有说辞。另有八卦一则。据称,在法语配音版里,担任妮可·基德曼配音的是朱莉·嘉叶(Julie Gayet)。她是一个漂亮的法国女演员,还有一则广为人知的轶事:她是法国总统奥朗德的情人。


猜你喜欢

《小镇疑云》:这么细腻的剧,太适合一个人慢慢品

ITV出品的一部犯罪悬疑剧《小镇疑云》虽然标记看过的人还不过百,但是拍得超级精彩呀。13年开播,在英国收视和口碑均爆棚,14年立刻被翻拍成美版。这还没完,《小镇疑云》在法国播出

2020-08-13

《上传》:“永生”的代价你付得起吗?

亚马逊发布了新剧《上传/上载新生》(Upload),这是近几年美剧里,又一部讲“身后事”的故事。相似题材里,《善地》(TheGoodPlace)已然成为了一个难以企及的高质量作

2020-08-13

《大帝》:“戏说”可以这么彻底放飞吗?

一部讽刺喜剧《大帝》(TheGreat),这部电视剧看完真的很让人无语啊。这个“无语”完全不是坏话,只是疑惑于本片的目标观众到底是哪些人。本片讲的是俄罗斯历史上唯一一位被冠以“

2020-08-13

《蝙蝠女侠》要换人?美剧换角知多少

CW的《蝙蝠女侠》(Batwoman)主演RubyRose辞演,本剧第二季将重新找女主角。美剧中一个角色换演员的情况本身出现得就不多,更何况是这种彻彻底底的主角,那是相当罕见的

2020-08-13

《太空部队》:绝不是“太空版办公室”

今天推荐一部大热剧《太空部队》(SpaceForce)。说“大热”是因为本片主创是贡献出了《办公室》(TheOffice)和《公园与休憩》(Parks&Recreati

2020-08-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