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重映,你准备好入学了吗?

  • 时间:
  • 浏览:15
  • 来源:大众娱乐传媒网

一百个读者心里有一百个哈利·波特、邓布利多、伏地魔,有各式各样的对角巷、魔法楼梯、魁地奇球场,但当电影版《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把它们呈现在眼前时,一切都盖棺定论了。

今日起,《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全八部)将以IMAX格式在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展映。同时,第一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也已定档8月14日在中国内地重映。

回忆杀来袭。你,准备好入学了吗?


1、塑造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与魔法石》这部电影是一定要去看的。


那是2002年,我念初中。在那之前,我们全班同学已经被一个“女巫”施了一年多魔法。“女巫”是个发育很早,高高胖胖的女同学,扎一个长长的马尾辫,穿一身长到膝盖的大校服。

初中那三年,一定有很多无辜小树受到了伤害,它们的枝叶被这位“女巫”折断,做成了一根根“魔法棒”。上课时,“魔法棒”被藏在书桌里,一下课,“女巫”就小心翼翼地把魔法棒掏出来,带着它满教室施展魔法。干枯、简陋的魔法棒被不胜其烦的同学折断过,被查岗的老师折断过,似乎也因为误操作而断送过几根。折断再多也无所谓,第二天,不对,第二节课下课,“女巫”永远都会有一个新的魔法棒。

“Unforgivable Curses”(不可饶恕咒)、“Colloportus”(快快禁锢)、“Ridikulus”(滑稽滑稽)……以上这些咒语都是我回忆“女巫”喜好,又现学现卖检索出来的。只有一个咒语我至今记得,“Densaugeo”(门牙赛大棒)。当年,我总被这咒语激怒,青春期里,我正瞧不上自己那两颗有些过分显眼的门牙。

不得不说,有时候黑红也是红,负面传播也是传播。因为这个令人恼火的“女巫”,我看了大半本《哈利·波特与魔法石》,那也是迄今为止,我看过的全部“哈利·波特”系列图书。

真正带我走进魔法世界的是电影。


坐在黑黢黢的电影院里,射向大银幕的那束光打开了通往魔法世界的通道。邓布利多、麦格教授、大胡子海格……一个个书里的人物出现在大银幕上,把咒语背得滚瓜烂熟的死忠粉“女巫”和只读了半本书的我都能一眼认出。一百个读者心里有一百个对角巷、魔法楼梯、魁地奇球场,但当电影版《哈利·波特与魔法石》把它们呈现在眼前时,一切都盖棺定论了。

19年后再翻开“哈利·波特”系列,我再也想象不出霍格沃茨魔法学院会是其他什么样子,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那张脸永远会随“哈利·波特”几个字一起出现,那张脸还会随他的年龄增长不断变化。


这是电影的魅力,或许也是电影对想象力的局限。但不可否认的是,后来,我看了很多小说改编电影,但没有一部对原著的还原能达到“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程度,尤其是前两部——《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和《哈利·波特与密室》。

开始关心好莱坞电影之后我才知道,操刀把“哈利·波特”搬上大银幕的英国制片人大卫·海曼和导演克里斯·哥伦布早早就懂得“粉丝文化”,20多年前他们就知道,“哈利·波特”的系列电影如果不能让书粉买单,那这个当时还很小众的故事就不可能被大众看到。

粉丝想看到什么?他们想要最像哈利·波特的哈利,和书里的赫敏·格兰杰一样有杂草般头发的赫敏,他们会拿着书,对照对角巷里的每一间店铺,霍格沃茨里开设的每一门课都得有理有据。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人物,选角是“哈利·波特”系列电影成功的最关键因素。

“也许和哈利长年住在黑洞洞的碗柜里有些关系,他显得比他的同龄人瘦小。他看上去甚至比他实际的身材还要瘦小,因为他只能穿达力的旧衣服,而达力要比他高大三四倍。哈利有一张消瘦的面孔、膝盖骨突出的膝盖、乌黑的头发和一对翠绿的眼睛。他戴着一副用许多透明胶带粘在一起的圆框眼镜,因为达力总用拳头揍他的鼻子。哈利对自己的外表最喜欢的就是额头上那道像闪电似的淡淡的疤痕。”


这是作家J.K.罗琳赋予哈利·波特的形象。2001年,《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在北美上映,“Up,get up!”(起床,快起床!)伴着姨妈凶巴巴的呼喊,睡在碗柜里的丹尼尔·雷德克里夫醒来,他头上有一道闪电疤痕,长睫毛,黑头发,脸圆,但算得上消瘦。他伸手够到那副镜腿歪歪斜斜的眼镜,把它架在耳朵上。起身钻出碗柜,那件挂在身上的大号灰绿色衣服和他一样委委屈屈的。那一瞬间你绝对相信,他就是哈利·波特。

收养和欺负哈利的德思礼一家也仿佛是从书里走出来的,电影一开场就能让所有原著粉和哈利一起同仇敌忾。罗琳对这一家三口的描写有点英国式的刻薄。德思礼夫妇是这样的:“弗农·德思礼先生在一家名叫格朗宁的公司做主管,公司生产钻机。他高大魁梧,胖得几乎连脖子都没有,却蓄着一脸大胡子。德思礼太太是一个瘦削的金发女人。她的脖子几乎比正常人长一倍。这样每当她花许多时间隔着篱墙引颈而望、窥探左邻右舍时,她的长脖子可就派上了大用场。德思礼夫妇有一个小儿子,名叫达力。在他们看来,人世间没有比达力更好的孩子了。”


儿子达力是这样的:“达力更像弗农姨父:一张粉红色的银盆大脸,脖子很短,一对水汪汪的蓝眼睛,浓密的金发平整地贴在他那厚实的胖乎乎的脑袋上。佩妮姨妈常说达力长得像小天使,可哈利却说他像一头戴假发的猪。”这时,图编老师可以配上一张德思礼一家的大合影,让读者比对一下角色的还原度了。


“铁三角”里的另两位也足够贴切。鲁伯特·格林特饰演的罗恩虽然没有雀斑,但他“大手、大脚、长鼻子”,长了一张对队友忠诚的脸。后来的艾玛·沃特森越长越美,似乎有些偏离赫敏的人物形象了,但在前两部电影里,她的确是那个语气显得自高自大,目中无人,有一头浓密的棕色头发和一对大板牙的麻瓜。


2、塑造哈利·波特

找到这些合适的小演员不是件容易事。当年,英国电影圈有种说法,“整个伦敦的孩子都去面试哈利·波特了”。导演克里斯·哥伦布面试了成千上万的适龄小演员,最重要的哈利·波特角色一直找不到最满意的人选,直到丹尼尔·雷德克里夫出现。


在那之前,雷德克里夫已经是个有点经验的小演员了,他出演过BBC投拍的电视电影《大卫·科波菲尔》,饰演童年大卫·科波菲尔。哥伦布正是回看那部作品才选中了他。起初,父母不同意雷德克里夫演哈利,英国父母和中国爸妈也没什么两样,拒绝的原因是,电影得去好莱坞拍,一拍就是七部,实在有点耽误孩子的学习和自由成长。后来,剧组压上了大筹码才说服雷德克里夫的父母,他们承诺,“哈利·波特”系列电影的前两部在英国拍摄。

拍摄“哈利·波特”系列电影时,所有小演员都是中小学生的年纪,再看他们后来的人生轨迹,很难说清是他们本来由内而外地与角色相像,还是演了太久同一个角色,性格和生活被改变了。


雷德克里夫接受采访时回忆过一件趣事,第三部“哈利·波特”系列电影《哈利·波特与阿兹卡班囚徒》拍摄前,导演给“铁三角”布置了一份作业,让他们每人写一个人物小传。交作业那天,雷德克里夫拿了张A4纸,艾玛·沃特森果然是赫敏,交了一摞纸,足有二三十页。格林特也不愧是罗恩,他忙于应付现实生活里的考试,压根忘了还有这么个作业。被问到为什么不交作业,他回答:“罗恩本来就不会交作业的嘛。”格林特用自己的行为完成了罗恩的人物小传。

从成为哈利·波特的那天起,雷德克里夫的人生就被改变了。《哈利·波特与魔法石》上映之后,他没法再像从前一样按部就班地上学,后来的学业几乎是在家庭教师的辅导下完成的。他成绩不差,但对念书兴趣不大。


“人们喜欢我,是不是只因为哈利这个角色?我回到现实生活中,却没法像哈利一样优秀怎么办?你知道,这非常令人害怕。”雷德克里夫接受采访时,不止一次表达过类似的困惑。

在后来的演艺生涯里,他在《逃离比勒陀利亚》里演为黑人说话的白人蒂姆·詹金,在《黑衣女人》里演中年丧妻的亚瑟·科普斯,在《杀死汝爱》里演同性恋者,他还全裸出演过舞台剧《恋马狂》里的精神病医师。

几乎可以预见,雷德克里夫无法再塑造出比哈利·波特更深入人心的角色。如今,他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在努力成为他自己。

相比之下,格林特更为幸运,他和罗恩一样,是“铁三角”小演员里最不起眼的那个,他没念大学,至今还偶尔演戏,生活没太受角色影响。